183 人生大挑戰

你有一个红包 币圈小学生 发了一个红包

我說:「我做的只是藝術品,不是神像,更沒有要人拜,這只是純粹的藝術雕畫!你說到鍾馗,書裡寫得清清楚楚,祂是第二界風雲界的工作者,是生前當人類有努力工作士農工商,品德良好、智慧成長的靈魂,死後去任職的。這是天地五界循環運作的一環。第二界就是管制人類的上司。鍾馗是確實生前在民間存在的人類,祂沒有信仰宗教,才有資格在死後當人類的上司—『風雲道者』。民間把祂的名字形象亂編成吃鬼、抓鬼的神,根本是汙辱祂,所以祂要求我雕祂,並替祂澄清被神佛化的汙名。觀音和達摩也是同樣的情況,才拜託我雕祂們。」

  釋竹本說:「那你怎麼認識祂們?看到祂們嗎?」

  我說:「你如果有認真看書,應該明白我寫出真相的過程。我不是通靈、更不是附身;我是親身靈魂出竅,軀體成死人狀態,靈魂去﹝陰府﹞及天地五界參與所有循環的運作,親身實歷所有各界的工作職務,才回來據實寫出的。所以在第二界風雲界,當然是和這些風雲道者一起工作過,觀音及達摩就在其中。觀音是二千多年前英國的學者,也是為了寫出人生真相,而被印度佛教人士燒死的,沒想到名字、形象卻被『陰界邪靈』拿來瞎掰成菩薩!達摩是一個印度藥草專家,沒想到死後也被怪力亂神掰成達摩祖師在拜!真正的本尊靈魂在當風雲道者,看到自己的名號被『陰界邪靈』拿去利用,當然不爽!」

  釋竹本急著說:「那照你這麼說,我拜觀音、鍾馗或達摩的話,就拜對囉?」

  哇咧、大笨蛋!你們是沒拜東西會死嗎?我聽到釋竹本的蠢問題,一把火就燒上來了,大聲回他:「誰會待在神像給你拜?天地五界各界都有工作職責,連風雲道者也是每天在工作管制人類,你拜的神像絕對不會是這些守法不接觸人類的風雲道者,只有『陰界邪靈』才會接觸人類、靠你的磁流生存—就算你把神像取名風雲道者去拜,因為你意念去求拜依靠神像,『陰界邪靈』只要給你一點感應,告訴你祂是風雲道者,你不也傻傻成為祂的磁流供應站,還心甘情願供奉祂,當祂抓交替的備胎!」我氣得想送客—糞土之牆不可杇也,花這麼多唇舌,這種笨蛋邏輯能力也不夠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

  我喝了一大口茶,說:「你自己也承認,人們一生的知識學問都是靠『看書』讀來的。一切都取決自己的認知,覺得書寫的有道理,就吸收記起來遵循。我寫的這些書,不是我自己的論點或想像,是﹝陰府﹞要公諸於世的人生真相,是我張國松親身參與所有寫出的事物運作才寫得出來的。要不要相信?隨個人的智慧判斷。到目前為止,看懂這些書的人,都會努力工作,盡自己的本分,連家庭主婦、學生也會做得開開心心,更不可能敢作惡—這就是了解今世當人的職責,自然會有的良好反應。你自己想想,假如佛堂的師父每天早課晚課,天天只是講道唸經,就會在死後高人一等成佛得道,那民間各行各業在用勞力、智力努力工作的人豈不是白痴?大家都不要工作,都去唸經修道就好了,誰要去鋪路造橋當苦力?還有更蠢的人,辛苦工作把錢捧去供養這些未來的蛆蟲之輩,把薪水捐給這些詐騙集團!更可悲的,像慈濟,用菩薩之名騙來一堆免費的奴才做工、撿垃圾賺錢給慈濟,還當『陰界邪靈』的食物和抓交替的備胎,那些信徒,死後絕對會後悔!」

  釋竹本看我口氣不好,似乎也不敢再多問,戰戰兢兢地說:「張先生,我可以再問最後一個疑問嗎?」好啦,再給你一次機會,『林北』的耐心快用完了,誰都知道你這種修道人智慧被邪靈吸得快萎縮了,講這麼多有用嗎?

  釋竹本說:「會不會有一種可能,張先生你是修行不夠,接觸的都是低靈,所以你看到的都是陰界邪靈,沒看到高等的神靈,才會說宇宙沒有神佛?你說天地五界,可是我唸過的書,還有三十三重天、六道輪迴之說……」

  聽到這我也不客氣打斷他的話:「奇怪吔你,你看過的書讀來的資訊,你幹麼不去找作者求證,看他是親自去過三十三重天、六道輪迴嗎?你幹麼不去找釋迦牟尼求證佛法真有功效嗎?我親自去天地五界,把整個宇宙、﹝陰府﹞走透透,回來寫出來、親口保證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,還敢接受像你這樣的人來對質、求證;那你還拿那些看來的、聽說的,自己還沒求證過的事,來抵觸我親身經歷的東西,你幹麼不去向寫高靈、低靈、三十三重天的作者去求證問個明白?我親身接觸的就是天地五界,要高靈有太陽星君、風雲道者、﹝陰府﹞的阿彌道者;要低等的靈根就是你們拜的神佛,通通都是比人類低等的動物逃靈;那你要信不信,隨便你啦,大不了就不要信,等到你死自己去見真章!」

  釋竹本自知理虧、趕緊道歉說:「說得有理,抱歉、抱歉,我一時想不通問了這麼笨的問題,請張先生包涵—」我打斷他的話,送客:「好了、我也要工作了,沒空陪你閒聊,有心探討的話,回去把書多看幾遍,再見了。」

  終於,釋竹本才離開了……

兩個月後……

  ※為了推廣﹝陰府﹞公諸世人的人生真相,六本書對現代習慣網路電子化的人來說,似乎有『閱讀能力』及『邏輯性思考能力』的人,少之又少。大部分的人,沒事不會想看這六本有如教科書般、嚴肅的書籍,還有人形容:「這好像參考書哦,看了頭就暈了!」

  我苦思著:如何讓人們理解,﹝陰府﹞傳達給人類明白的真相,是對人一生有相當重要的影響性—我又著手把六本書的精華,濃縮成一本小冊子《人死後的靈異內幕》,希望用簡易破題的手法,吸引大眾來關注探討人生惟一的真理—《風雲道者經典錄》,這是人類惟一真正可依循的正確原則。

  只要能把這六本書研讀透澈,民間任何書籍、任何教派的手法,你自然能輕易看穿真假是非之處。

  ◎書才完成定稿。一大早,釋竹本又厚著臉皮不請自來,這回還帶了一個朋友同行,在此以釋口木稱之。

  釋竹本陪著笑臉賣乖:「張老師,我有好好看書哦,不過、有一個怪事想請教您……」他壓低聲音像怕被人聽到似的,接著說:「最近我覺得狀況很不好,老是莫名其妙摔跤,是不是我想脫離『跟陰界倒流』,邪靈會報復我?」

  我說:「如果你不拜祂,祂就會報復你,擺明了所謂『菩薩、神明』就是『陰界邪靈』—你還要拜嗎?」

  釋竹本說:「可是以前常聽師父說,佛祖菩薩會考驗我們對神佛的信賴程度,給心不定的人災厄的考驗,受不了而脫離不信了,就是福分、智慧不夠,就不能得道。」

  唉!所有宗教對信徒入教後遭遇【邪靈吸磁流、搞事故、抓交替的不幸災厄】,都用同樣的哄騙話術:業障太深、冤親債主太多、功德做不夠(錢捐得不夠多)、經唸得不夠勤、超渡法會做不夠、供養的方式不對、吃肉太多殺生的怨念果報(要改吃素)、善事做不夠(再多捐點錢)……當上述你都全力配合都做了,還是得病、意外災禍連連,絕對還有一個萬能答案—『這是神在考驗你對祂的信心、忠誠度。』

  我反問釋竹本:「你相信師父的說詞嗎?」

  釋竹本支支吾吾地:「看了﹝陰府﹞的真相,知道修道不可能成佛、更沒有得道這回事;其實我也覺得好像是跟陰界倒流才會有這麼多同修都生病,不然就是車禍—對了,前幾週我才看到一個慈濟的『榮董』,在馬路上為了下車去撿一個空寶特瓶,當場摔倒撞破頭,送上救護車;我知道他穿的制服是捐很多錢才有資格穿的。那時、我心裡就想『啊、陰界倒流!』所以,我也在想,書上說的似乎都能印證。」

  此時,呆在一旁的釋口木突然插嘴說話了:「我以前是慈濟的委員。你說的榮董是一年內捐功德金達一百萬,就會成為榮譽董事。」

  我轉頭問他:「你現在還在慈濟嗎?」

  釋口木說:「不是了,因為個人因素我已經退出慈濟,才會認識釋竹本,是他介紹我看你的書,我很想親眼見見作者,今天才來拜訪您。」

  我說:「書通通看完了沒?書裡寫的,都是我的親身經歷,我可沒有閒功夫陪沒看書的人閒聊啊!對了,你幹麼退出慈濟?」

  釋口木:「張老師,您的書我都看完了,因為我有問題都問釋竹本,基本上我大致能接受書裡寫的。講到我退出慈濟的原因—當慈濟委員時,除了收功德款,我們還要招新會員。尤其是企業家夫人,通常是最好的人選。假設鎖定了某個對象,師兄師姐大家就會一起出動,天天去拜訪對方,另外也會先清查這個對象的往來朋友是否有慈濟人,若有的話最好,動用友情攻勢,每天三番兩頭大家就去拜訪她,講述慈濟的理念、作為給對方聽……一直到她加入為止。說難聽點,是『纏』到對方加入為止。初期,每招到一個新會員,要是榮董的話更是有成就感,師姐、師兄讚美、打氣,覺得自己真是為慈濟盡了一分力量。可是,越做越久,感受內部的派系鬥爭,還有對那些『鎖定目標』的死纏爛打,讓我有罪惡感,才決定退出慈濟。」

  我說:「你該感到罪惡感的還不止這一條咧!你們教人唸經禮佛,害人『跟陰界倒流』,才是害人不淺!還有,每個都是有錢、有閒的人,卻去當奴才做資源回收賺錢給慈濟花,壟斷真正需要靠資源回收維生的窮人生計,害得那些窮困的人更窮、更苦,再來由你們慈濟出面濟貧救苦,這一點,每個做資源回收的慈濟人,死後都要背這條罪行!」

  釋口木:「啊!這麼說來,之前有一個做資源回收的老伯,跑來慈濟回收站開罵,說慈濟財大氣粗搶走他的飯碗,還說什麼價錢都被慈濟打壞了行情……原來,這真的是害到他們了!那時,師姐本來想勸老伯加入慈濟可以行善積德,老伯破口大罵說他才不拜鬼供鬼、少來這套……我們還私下替老伯可悲,說他冥頑不化、沒福氣沾菩薩的恩澤……」

  我說:「人類出生在這個民間社會,只要『士農工商』和『盡本分職責』整修社會就好,偏偏就是有你們這些宗教團體,像證嚴、海濤、星雲、惟覺……等等這些宗教領袖在誤導人類觀念,添油加醋亂編一通,害人傻傻去『跟陰界倒流』,本來人類正常的工作修行,平白多了一大堆挫折,確實是造孽!」

  釋口木不解地提出他的問題:「張老師,我看書裡有提到投胎做人的職責,就是工作和守本分,那你說的那些宗教團體,其實也是教信徒努力工作、盡守本分;就好像我在慈濟曾接觸一位人間菩薩,本來是超壞脾氣的媽媽,加入慈濟以後常常被師姐們開導,再加上見到上人後的開示,脾氣都改了,變成稱職的好媽媽,連她兒女都說媽媽變好了—像這樣讓人有好的轉變也會有罪嗎?」

  「陰界倒流、陰界倒流……」釋竹本急忙插嘴暗示他,自己知道答案:「再怎麼好的轉變,去跟陰界邪靈交流,就是當窩藏邪靈的幫兇—老師,我沒說錯吧?」

  我倒是有點驚訝釋竹本的開竅,這傢伙的智慧比上次進步咧!我說:「沒錯!宗教哄騙人類入教的伎倆,現在都用『修心』、『提昇心靈層次』、『淨化人心』這種看起來很清高、不怪力亂神的說詞,吸引知識份子入教禪修—連青年學生也被家長自以為可以教育孩子的品性人格,送進宗教『跟陰界倒流』的虎口!台灣的下一代,從小就被邪靈吸得軀體不健康,性情再溫馴又有屁用?」

  我又問釋口木:「你以前為什麼會加入慈濟?」

  釋口木說:「說實話,我是看證嚴的書,覺得她的哲理很讓我感動。就報名參加花蓮尋根之旅。那時證嚴上人身體不太好,卻吊著點滴來接見我們,當我看見她拿著麥克風的手還在微微顫抖,我好感動……就發願加入慈誠隊。接受培訓,成為慈濟的一員。在這之前我是在別的道場修行,見過一些怪事呢!」釋口木停頓了一下,又說:「有一次在道場,親眼見到一個人起乩,在地上痛苦得打滾、哀號……他說他是秦始皇,生前殺太多人,罪孽深重,在地獄受苦,求大家救救他—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人被附身的情形,後來在道場,師父就當場募款說要辦法會超渡這些受苦的亡靈;不過、事後總覺得怪怪的,像被詐財心裡頭不舒服;接觸證嚴的書,覺得她教人不要走廟、拜那些雜七雜八的神像,在人間修活菩薩的理念很契合我的想法,我就加入慈濟了。」

  我說:「這真是可笑的烏鴉笑豬黑。」

  釋口木疑惑的反問我:「張老師,說句實話,我一直很欣賞證嚴上人,她救災、濟苦、教人感恩惜福、教人修身養性、蓋醫院、建學校等等作為,都是好事呀!就算她組織裡有貪求名聲的害群之馬,搞派系鬥爭,她本人本性確實很慈悲地在為大愛付出;就算有很多善眾的功德款捐到慈濟,她本人也沒享受榮華富貴—這樣的她,真的有罪孽深重?﹝陰府﹞會把她磨漿投胎當細菌嗎?我一直無法接受這一點。難道﹝陰府﹞的審判法,這樣的人還比作姦犯科的惡人還罪過嗎?」

  唉,這應該是每個讀者都有的疑問吧!我問釋口木:「剛才你自己不是說過加入慈濟的原因嗎?就是被證嚴所吸引才加入的嘛!」我轉頭又問釋竹本:「你又是被誰吸引去接觸佛法呢?」

  釋竹本說:「聖嚴法師。」

  我說:「每個人出生當人,本來很自然地為了求生,會很自然地工作賺錢、接受成家立業的收心操,為培育子孫而盡責認分地工作、盡本分職責—這才是人類真正的修行成績。然而,就是有這些像證嚴、聖嚴的人,誤把佛法、菩薩當成修行的依據—你要了解一個前提:佛法的功效或神佛菩薩,確實是完全子虛烏有的空幻編劇;天地五界﹝陰府﹞的執行法,根本不存在這些宗教講的東西;而你們卻因為這幾個自以為是、去鑽研不存在的東西、還發揚光大、愈編愈吸引人的宗教領袖,也加入這種騙局裡。修佛修道一生,到死才知道被騙、毀了這次當人的機會,得去投胎魚蝦畜牲—那你說作姦犯科的惡人,他所作所為害的人,只是少數的受害者;而證嚴、聖嚴誤導這麼多信眾,罪行能不大嗎?」

  釋口木和釋竹本認同的點點頭。

  我又接著說:「你們宗教信徒被騙、死後的事不講,光是生前因此去禮佛拜菩薩、唸經引小鬼,還無意成了陰界邪靈吸磁流、抓交替的對象,造成生前身體種種病痛、連累家人被陰鬼干擾、各種災厄臨身—這樣的痛苦,就是起因於你欣賞證嚴、你認同聖嚴,而去跟陰界倒流造成的。」我問釋口木:「那請問你,慈濟蓋再多醫院,醫治被他們而害去跟陰界倒流生病、得癌的人,還大賺一筆,這算什麼慈悲?再講到那些信徒,被陰界邪靈抓交替、搞事故,弄得人生貧困苦難;尤其在慈濟宣揚下,有些沉迷宗教信仰的地區,惹來【風雲界】依法執行天災的處分—慈濟再迅速救災、濟貧—放火的跑第一去救災,這樣就叫慈善團體嗎?」

  釋口木面露難色說:「以前在慈誠隊,我會參與辦『法入心』的讀書會,去邀約很多人間菩薩來聽經講道,那也算誤導大眾囉?」

  我說:「當然是。這在死後都要審判,決定靈魂轉換投胎的地方,若你還傻傻被騙下去,絕對是魚蝦畜牲之類;現在知道人生真相,知錯能改還有機會。趕快士農工商去工作,人生還有轉機。」

  釋口木又說:「張老師,有些慈濟人本來就有正當的職業,也是努力工作的人,那死後也有這麼嚴重的下場嗎?」

  千萬別以為自己本來就有工作盡本分,閒暇的時間加入宗教團體當精神寄託、心靈環保,修修心、養養性而已,應該不算「去跟陰界倒流」這麼可怕,更不致於因此受害……

  我說:「若只是個人要執意這樣生活,不干涉別人的思想,那也無妨;死後必定是轉換不同地氣人種—不管工作成績再好、智慧再高,也得去投胎印度、非洲重修;但若參與宣揚傳教,可就不止這麼輕囉,絕對從魚蝦畜牲開始修起。」

  這時,釋竹本和釋口木兩人也低聲討論起來……一會兒,釋口木開口問了:

  「張老師,如果我們想還俗,其實還有一點心防無法克服,就是吃素的習慣。看到那六本書後,我對照自己的情況,其實是印證很多事實,才會今天跑來想解開一些盲點。就像吃素這件事,讓我覺得跟社會隔閡了,到菜市場、超市,看到肉就反胃……」

  沒錯,跟社會隔閡了—宗教團體耍弄信徒的手法之一,鼓吹吃素,造成信徒和社會的隔閡,在社會上會與吃葷的人有所區隔,為了追求認同感,自然就歸順都是吃素者的宗教團體;且吃素的體質,無法產生足夠的磁流,必定會思考遲鈍,分析能力降低,就會乖乖信服師父,講什麼就聽什麼,這是宗教控制信眾不脫離宗教團體的手段之一。

  我說:「現在宗教猖獗,鼓吹吃素的風氣,已經達到全民化,把吃素捧成環保救地球,連幼稚園也搞吃素、無肉日這一招,確實是宗教惡劣至極的騙術!這是陰界倒流的詭計,邪靈顯靈以自編的神佛名號,指示人類要吃素、不要殺生—目的是讓信徒吃素,比較容易附身吸磁流;尤其禁吃牛肉,因為牛肉的營養價值會提高身體的熱量,人類就不容易卡陰;你看道教的乩童,吃牛肉就起不了駕。」

  現今各宗教團體(如慈濟、清海無上師、海濤……等騙子)用不殺生、愛惜生命、保護動物、甚至減碳、環保的爛理由在鼓吹吃素,根本是破壞【天地五界的循環運作】—試想,以一個僧尼信徒死後必定投胎魚蝦的處境,若人類當真吃素者佔大多數,這些魚蝦豈不是永無脫離動物軀體之日?更糟的是,以如今台灣家家戶戶都在養小鬼的情況(供神奉佛),吃素的人容易被邪靈陰鬼吸附上身,所以精神病患者比比皆是,還年輕化;這樣的國力要拿什麼去跟人拼經濟、搞生產?人民不是癌症、失智、就是精神異常、怪病纏身,健保不虧損才奇怪咧!

  釋竹本說:「張老師,我研究您的書再對照自己的種種、同修的遭遇,我也深信這真的是真相。做人回歸單純的士農工商,我相信少掉宗教信仰,應該有益無害。今天我要做個了結……」他拿出皈依證—當場撕個粉碎,大聲說:我要做一個平凡的正常人,去他的陰界邪靈、佛祖菩薩!

  果然年輕人的智慧,還有機會挽救!

  此時,釋口木也不甘示弱,拿出他的皈依證,說:「我也要脫離陰界倒流!」當場皈依證也撕掉了!

  今天,看到兩個迷途知返的年輕人,重新步上做人的正軌,算是一件好事吧!

  ◎人死後的靈異內幕出版後,有全臺灣各地熱心的智慧者,不畏勞苦地協助散播,我們心懷期望地撒進家家戶戶的信箱……我想,總有人可以發現陰府的書冊要表達之真諦了吧?大家不是很好奇死後的世界是如何嗎?

  我熱切地一邊作石銅雕畫,一邊等待有越多清醒的聲音出現……結果是:熱臉貼人的冷屁股—根本沒有幾個人看了這小冊子有啥領悟!(渡畜牲者回報給我各地家家戶戶拿到小冊子的反應,百分之九十八當垃圾回收,只是對張國松三個字有了印象;百分之二的人,看完嗤之以鼻、不相信,丟到一邊。)

  竟然大花金錢、勞力,還得不到十萬分之一的回響。我心灰意冷,很想把六本書丟著,就不理什麼陰府的任務,反正人類智慧已經萎縮成『宗教笨頭』,再怎麼把事實搬到人類眼前,人類還會替宗教說話:「宗教只是勸人為善,會害人的只是個案而已!作惡的是人類,宗教本身沒有錯,錯的是人類利用宗教害人……」講得冠冕堂皇、頭頭是道。我已經懶得理民間人類的自作聰明。

  等人類自己死後去見真章好了。

  就在我決定不再理會民間人類的迷悟,決心過自己的人生時—一位讀者(謝金秢)出現了;她不但買了很多書冊分享朋友,還自己去做了推廣書冊的面紙廣告和報紙廣告。

  看到她登在捷運報上的「人生字典」廣告,也刺激我放手一搏的想法—書冊已完成了,我死或活都無所謂,乾脆下猛藥宣傳這些書冊—我就買了「Upaper」捷運報的全版廣告,在二O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,刊登了【台灣政府被各類宗教強姦了!】的廣告(如圖示一),斗大標題,宣揚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:宇宙無神佛、世界各類宗教都是騙……此篇廣告聳動的內容,報社本來不敢把廣告版面賣給我,等了好幾個禮拜,層層長官請示、呈報,到了最後關頭要求我寫切結書,自負承擔所有可能發生的法律責任,才終於順利登上報紙版面。

 

圖示一

 

  花了近十萬元,登了一天的版面,部落格點閱人數爆增!既然捷運報只有在台北市及新北市的捷運沿線可得,曝光的層面不夠廣;我又找了全臺灣發行的「爽報」,買了二O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的第九版和第十一版,刊登兩幅全版的廣告:【台灣政府被各類宗教強姦了!】(如圖示二),以及【慈濟有錯嗎?】(如圖示三),登出之日滿懷期待,希望全臺灣這麼多人,至少有萬分之五的人可以看懂陰府傳達的真相。(為了登這篇【慈濟有錯嗎?】報社也遲疑不決,不敢接我的案子;後來也是要求我寫切結書,才肯讓我刊登。)

 

圖示二

圖示三

 

  連續一個禮拜,部落格出現前所未有的點閱人數,我確實以為這樣應該有三、四千個智慧者能看懂書了,以萬分之五的機率來算,可不只這個數字才對。

  隨著日子流逝,部落格人數也日減,沒有人留言、也沒有人反駁,連「慈濟」也默認他們的罪行嗎?

  (渡畜牲者回報我,看到報紙的人都在想:「張國松是想出名的瘋子吧?砸大錢做這種特立獨行的怪廣告,大概是錢太多……」我氣得出禪到處調查,確實也有不少人真的上部落格在看書了,為何沒有人出聲留言詢問呢?大概還看不懂吧!)

  我不甘心,決定再登一次全版廣告!反正我幾千萬花了去印書送人,也沒什麼效果,那就把錢砸在這報紙廣告,若是能有智慧者上網看書看懂的話,也比撒了四十幾萬本書沒人理會好。

  報社推說未來幾個月都沒有版面可賣我,必須等待。我火大極了,媒體直接批判元首、總統就沒人管,我這個真相廣告卻不能登!

  我就逼迫渡畜牲者:「你們去想辦法,三天內給我安排出版面,不然你們就去投胎!」

  渡畜牲者怯怯地說:「元老,你要我們弄出版面,我們觸犯靈界法規就得投胎動物吔!你根本是強鬼所難!」

  我打包票向祂們保證:「有什麼事,就說是元老交代的,我來扛!你們儘管照做!」

  果然,過了兩天,報社的陳小姐就來電通知,有版面臨時取消了廣告合約,可以讓我登了!

  二O一二年四月十六日,爽報的第九版,我又登了一篇全版廣告:「【南無阿彌陀佛】是什麼?」還大剌剌地刊登:「……釋迦牟尼應該已經到糞坑當細菌分解你家的大便—想拜牠,去馬桶就對了!」當然,報社還是要求我寫了切結書,才敢讓我登的。(如圖示四)

 

圖示四

 

  開始有些年輕的讀者一一出現來接觸,看懂了書冊、發現真相後,除了很快地找了工作認分工作、當家庭主婦的成了稱職快樂的家庭管理者、學生也認分好好讀書(有位就讀高中的讀者,他不喜歡讀書,可是看懂人生字典後,竟然還努力考了第一名;現在正就讀國立金門大學);這就是陰府公諸世人人生真相的目的—讓民間人類有真正愉快的工作修行,認知了人生的意義,做家庭主婦、當工人、當學生都甘之如飴。

  然而,看懂書冊的人,還是太少了。尤其,年輕一代知道真相,急於告訴至親長輩,卻往往被不明究理的長輩,指責為「汙衊神明」、「看了什麼邪書才會亂講話」、甚至阻止年輕人看陰府的書冊!渡畜牲者把各地人類對書冊的反應,呈報給我知情;臺灣的年輕一代,若被迷悟的長輩如此扼殺智慧,代代承襲『拜神』的跟陰界倒流(邪靈)文化,我真的也很痛心!長輩自己根深蒂固改變不了思想,等老年壽終才知道得投胎畜牲動物或魚蝦水族,眼見陽世間的子孫,也傳承自己不明究理的錯誤,後悔也來不及,也只能全家族都投胎動物,白活今世當人類的修考機會。(有鑑於此,我也向陰府呈報修改法規,若家庭中雖有親人請神回家供奉,已知真相的年輕一代,只要其拒絕跟陰界倒流,不應該以戶籍計入自願倒流者的範圍。)

  我決定再花一筆錢,為年輕一代、人類子孫發聲,刊登全版廣告:【台灣的老人沒救了!】(如圖示五)

 

圖示五

 

  這回,爽報也說沒有版面。渡畜牲者也不願再搞個版面,祂們說:「元老,你花這麼多錢去登報,人類卻跟糞坑的石頭一樣,又臭又硬,根本沒幾個人正視陰府的真相,不要再砸廣告錢了啦!你又不是慈濟—錢都是人家捐的、成億上兆,怎麼花都不心疼;元老你可是得靠勞力作畫賣錢才有錢可砸吔!不要再浪費錢登廣告了啦!」已經試過了,知道大眾的反應,留著錢印書吧!我採納了祂們的建議。

  ◎登報之後,竟然佛教界來個智慧萎縮的大混蛋……

  正午過後,我正在調色準備作畫,突然闖進一個中年人,頭綁布巾、身著道服,一進門就不請自坐—一屁股坐進椅子、歪斜半躺地說:「張國松嗎?」

  我說:「怎樣?」

  他來意不善地說:「你小心、佛教界已經對你發出追殺令!」

  我說:「喔!這樣哦!」

  他又氣呼呼地說:「東西可以亂吃,書不要亂寫,你拿個死掉的『聖嚴』來作文章,死無對證、無憑無據,很沒道德!一代宗師,會來跪你?說謊也要打草稿……」

  我也火大了:「那個自稱『聖嚴』的老頭子,三更半夜來找我,求我在他有生之年,不要發行《人生字典》這本書;這是我自己親身碰到的事!那個老頭還和信徒阻擋《人生字典》在台北市的流通,全台灣各縣市的圖書館都有《人生字典》—獨獨就是台北市,怎麼交涉也死不讓書上架!那你指責我寫『聖嚴來跪求不要發行人生字典』的事是死無對證,明明我張國松就是活生生的人證,我自己親身發生的事還不能寫嗎?」

  他回說:「可是聖嚴人已經死了,又沒得對質證實他有來跪求你,這只是你自己的一面之詞,誰知道是真是假?」

  我說:「奇怪了,真的假的關你屁事?」

  他說:「當然有啊,如果可以對質是真的,代表你寫的東西有可信度啊!你現在寫出來人都死了,死無對證很難叫人信服你這些書的可信度,倒覺得你拿個死人的名號來炒作你自己的書而已!一代宗師怎麼可能來跪你!」

  我深吸一口氣,避免忍不住一腳把這個傢伙踹出門;既然不信就別信,代表智慧不夠理解﹝陰府﹞公佈的真相,我親身實際經歷的東西,作者『活人』敢接受大眾的證實,不相信就不要看,反正對我張國松又沒利益,誰在乎你相不相信!

  我說:「你認為死無對證就質疑我?那請問你,佛經句句都是『佛陀說、佛說』的,你有親自找『釋迦牟尼』確定過真的是他講的嗎?有哪個活生生的師父,敢保證他見過佛祖、證實那些資料是佛祖寫的?『釋迦牟尼』有出面證實他寫的佛經,都是他親身去經歷的東西嗎?那才是死無對證咧,你憑什麼就信?」

  這個傢伙被我這麼一問,氣焰是低了許多,一時回不出話。過了一會兒,他又辯解回我:「佛法是千年流傳下來的,是老祖宗的智慧傳承,當然沒辦法找古人證實—不過既然可以流傳千年,自然有它存在的價值!」

  千年流傳就有價值?我反問他:

  「幾千年前有『小偷』,現在社會也還有『小偷』,以你的邏輯,小偷必然有他的存在價值,那『小偷』豈不是應該合法化?警察不該抓小偷才對?千年前就有騙子,現在還是有騙子,就是有你們這種智慧萎縮的人,騙局才能代代相傳!」我是一肚子火想把這個白痴趕出去,『林北』沒有義務陪這種沒禮貌的不速之客:「再說聖嚴死後去投胎的駱駝,現在也死了,你所謂的一代宗師的靈根,當完畜牲也和釋迦牟尼一樣,磨漿到沼泥界當細菌!尤其釋迦牟尼當細菌已經幾千年了,現在應該投胎到化糞池當吃大便的蛆,你要修佛拜佛,不如拜你家的馬桶就好!」

  這傢伙還在耍嘴皮說:「那這麼講,要改信耶穌比較好囉……」

  我提起工具,突然站起來—口氣不悅地說:「不想看書、不想相信就不要看!這裡不是公園給你想來就來!你要信什麼教干我屁事?」

  那傢伙跳起來,嚇得拔腿就跑出工作室,我提著工具隨他走出去,看他跳上摩托車揚長而去……才一轉身,竟然巷子另一頭,走來一個怯生生的年輕女孩,有點緊張地問:

  「請問您是張國松先生嗎?」

  暈倒!今天怎麼不速之客這麼多?

  我說:「我就是張國松,有什麼事?」

  她說:「您好,我在網路有看到您的書,有兩個問題想請教您,可以嗎?」她趕緊從口袋掏出小抄……

  她說:「我的家人最近常發生車禍,先是我、再來又是弟弟;很玄奇的是上個月我媽去通靈問事,乩童就有指示『兒子要小心、劫數難逃』,之後我媽還緊張得去『觀落陰』,問死去的爸爸是不是有什麼未了的事,才會家人一直不平安;她還說我老爸的鬼魂真的有被提來相見,很多以前只有我媽知道的事,祂都對談如流……我查過網路的資料,看到您的書,才大略了解這是『跟陰界倒流』的行為,對嗎?」

  沒錯!這是【寺廟宮壇】最常耍的手法:先預言告知即將發生的災禍,再由當事人自願倒流求來的邪靈,自導自演,就把祂預言的災禍如期實現—這樣絕對能讓來求拜的人,對神明心服口服,不信也難!

  我說:「你媽媽必定是很習慣求神問卜、寺廟宮壇都有拜的『跟陰界倒流者』,當然陰界邪靈可以去搞她和家人。事先預告祂們要搞的事故,人們還會當成『神明的預言』;事情發生後,沒死的,還會感謝神明相救;死掉的,就是旁人感嘆神明的靈驗,成為宮廟靈驗神準的事蹟,讓信徒傳頌。」

  至於、『觀落陰』真的有附身顯靈、講出過去不為人知的祕密之情形,那是人類自願讓邪靈吸附,邪靈偷看個人的「記憶檔案」,所以才能利用人類的記憶資料,假扮死去的親人來相見,演一場戲欺騙求拜者,藉以斂財—錢財被騙無所謂,惹上身的陰界邪靈,才是未來病痛災厄的開始。

  她說:「我看完您的書,就是很驚訝和我家發生的事都可以印證,嚇得把媽媽求來的平安符趕快丟掉;還跟我媽媽講陰界倒流的可怕—結果我媽不但不相信,還罵我、說我看了什麼邪書;我想請教您,要怎樣讓長輩別再跟陰界倒流?還有長輩堅持去拜拜,那我們要怎樣避免陰界邪靈來加害?」

  唉……不瞞你說,這也是我最頭大的問題呀!現在台灣社會,五十歲以上的人,倒反過來執迷跟陰界倒流,年輕人在看﹝陰府﹞的書,反而被指責看汙衊神明的邪書—就是這樣,我才會發表一篇『台灣的老人沒救了』—確實是老一輩的人積非成是,已經很少老人有智慧邏輯人生真相,只有堅持成見、為反對而反對的萎縮智慧者!

  我無奈的回答:「家中有長輩跟陰界倒流,確實惹來陰界邪靈加害周遭一起相處的親人,是很令人無奈,連我也曾受害!除非當事人願意瞭解真相,停止跟陰界倒流,否則真的是無解!所以你們年輕人看懂了﹝陰府﹞的書冊,就要推廣真相的流傳,當這些人生真相成為社會主流意識時,你的長輩也不得不正視『陰界倒流』的可怕,才有希望改變;這也是利人利己的真正行善積德啊!」

  年輕女孩認真的點點頭,說她要買一些書回去介紹朋友看,後來就帶著書離開了。

  每個年輕人將是未來台灣社會的主流支柱,我也衷心希望『跟陰界倒流』的文化,能夠在年輕這一代攔腰截斷,讓真相自此扎根,代代流傳……

順帶一提—世界各類宗教都是騙!

  ◎信耶穌就比較高尚嗎?曾經有個讀者在部落格問:「既然宮廟、佛道教拜的都是陰界邪靈,那我們的精神寄託要寄託什麼?改信耶穌當精神支柱,是不是比較安全?」

  其實﹝陰府﹞一再強調:人類出生到這個世界,職責目的就是用『士農工商工作』和『盡本分角色』整修社會—這是人類一生的審核成績單!當你了解現在做的工作、扮的角色(『爸爸』、『媽媽』、『家庭主婦』……)都是有重大的意義,都是真正的修行成績時,人類就把精神寄託在『工作和本分角色』就足夠了,何必非寄託不存在、無用處的宗教信仰呢?

  說到【耶穌教之類】的真相,就從我年輕時代在包油漆工程的親身經歷說起:當時,聽朋友說烏來蓋了一間新教堂,油漆工程只給教友去承包。我二話不說,趕緊跑到台北大橋頭的教會去受洗。

  記得受洗儀式是在淡水河邊,用河水受洗。說也奇怪,受洗那晚還真的夢見耶穌哩!後來、隔天我就跑去烏來教堂,要求承包油漆工程。牧師不認識我,當然是早有屬意人選,所以當面就拒絕我,我就跟他說:「昨天晚上我有夢到耶穌,耶穌說要我來承包這所教堂的油漆工程。」

  牧師卻不以為然,還很不客氣的反駁我:「哪有可能?」我就說:「難道耶穌是假的嗎?你不相信?」我威脅牧師:「那我要告訴所有人,耶穌根本是假的,祂託夢叫我來包油漆工程,牧師還說不可能有耶穌託夢。不然牧師你乾脆承認沒有耶穌的存在,我也就死心、不相信夢裡耶穌的指示……」

  牧師拿我沒辦法,只好私下談到回扣的金額問題,終於讓我拿到教堂的油漆工程了。

  承包工程的那段期間,我也住在教會裡,和他們一起「阿們、阿們」;當然,工程一結束、錢一拿到手,就不必再演了。

  二十幾年後,當我開始執行﹝陰府﹞的書冊任務,親身(靈魂出竅)到﹝陰府﹞的瓷疊塔,去觀看人類的歷史存檔實錄影像,看到世界各類宗教創始的由來、過程—我才恍然大悟「耶穌教」的創教內幕及各種伎倆手法。

  有很多讀者都會反駁:美國歷史才幾百年而已,﹝陰府﹞傳達的真相,怎麼兩千多年前就有美國了?還說美國編創「耶穌教對抗佛教」、用意要霸道侵略世界各國?根本和學校教的歷史不符合!

  其實,學校教育的歷史資料,都是人為編撰的;不僅隨當政者的喜好竄改,還有考古學者憑物推論、想像的文史;更何況人類居住的地皮,事實上曾經歷三次毀滅性的全球災難(世界末日的洗盤),第三次還是兩千多年前,把「恐龍滅亡」、人類從原始人開始重新修行(詳閱《宇宙歷史》),所以民間人類的歷史資料,確實是時空錯置、以訛傳訛的編撰—有哪個考古或史學專家曾經親身回到過去?所謂「歷史」、「文史資料」都是天下文章一大抄;話說回來,有誰或哪個作者敢保證,寫出來的是親身經歷的真正事實呢?那些所謂的參考書籍誰又能保證是真實無誤的?所以人類的歷史,確實是錯誤訛傳的拼盤,這也是為何﹝陰府﹞公諸世人的真相,要特別將﹝陰府﹞留存的實況影像,要我觀看後回來寫出人類真正的歷史—《人類根源》這本書。(最後整修定案版本為精裝版的《宇宙歷史》。)

  讀者可以用一個簡單的邏輯概念:假如你認為美國才建國幾百年的歷史,幾千年前不應該有「美國」這個國家,那難道在有你唸的民間歷史之前,「美國」這片土地只有石頭和野獸存在嗎?難道臺灣在民國前是毫無人煙嗎?

  話說回來關於「耶穌教」的耍弄手段:(一)原來「受洗」的儀式,讓受洗者面對耶穌聖像,認清楚,再禱告去洗禮—讓人赤腳浸於水中,再用冷水淋在頭頂……這是把人軀體的「心靈磁流魂體」,使用上下冷卻、集中『壓縮心靈』的作法,讓受洗者往後必定會時常夢到耶穌,顯示漂浮在有水景或騰空而飛等影像!這是人軀體內「輻射的電磁波」被冷卻控制,硬生生把耶穌像存入記憶檔案,讓受洗者睡眠時能看到此幻象,就誤以為與耶穌有緣。(夢境的產生詳閱《人生字典》一書。)

  所以,許多人受洗入教後,都宣稱看到耶穌慈愛的影像,其實就是因此作法而產生的夢,沒什麼了不起。

  (二)前述的『壓縮心靈法』有禁忌:最怕的就是吃到有【血類】的食物(如豬血糕)。若時常吃到此類食物,必定會把曾經入教洗禮時,被「壓縮心靈的冷卻魂體」洗刷破除掉—也就是怕教徒往後無法夢到耶穌。

  此外,還嚴禁吃民間拜拜的食物,以及禁止敬奉神祖牌位—這是怕教徒夢到自己的祖先,而心生愧疚脫離此教。

  (三)可怕的下場:教徒受洗時的冷卻壓縮心靈法,如果沒洗刷破除掉,往後身體虛弱時,絕對會因心肌梗塞而死。且耶穌教的教徒,死後不論生前士農工商多有成就,一律會因『背叛祖先』、列入祖先不詳的罪名,投胎到印度、非洲重新修行。

  再提、【耶穌教之類】的陰謀:

  每位加入宗教的教徒,都是為心靈、精神寄託,而誤入陷阱。自古以來,不管是「道教、佛教、耶穌教」,其創始的用意,都是為形成組織力量以抵抗政權而起;而心懷不軌的國家,再利用宗教團體的特性(讓人民跟陰界倒流後,身體衰弱、智慧萎縮),能使沉迷信仰的區域,國力衰退、經濟衰敗,且利用宗教據點達到祕密監督各國的目的,進而控制占領他國。

  雖然每位教徒絕無賣國意圖,更不知情宗教的陰謀,但事實真相確實是如此。

  綜觀目前世界各國的情勢,宗教流亡人士,在美國都能以『人權』之名受到庇護,且各國宗教領袖也都有美國的撐腰,這是目前經濟霸主國的謀略手法—藉由宗教組織暗中搜集各國的情資。

  以「耶穌教」為例,在民國四十年至五十四年間,藉「戰後美援」之名,在台灣大肆擴張;用建學校、蓋醫院、發放物資的方式,獲得民眾好感而加入該教(自古以來所有宗教均同此手段);然後在台灣各處,不論「都市要塞、高山郊野、周圍離島」都佈好駐點,招攬當地信者加入神職,定期回報各地的動態消息(地理、經濟、政治、民情),還有各行各業的信徒所透露的訊息……成為美國的第一手情報來源,無意間成了美國的線民! -->

  此外,教徒定期將工作所得的部分,奉獻給教會,正是擺明剝削各國百姓的財物—耶穌教徒根本是『吃裡扒外兼祖先不詳』,可笑的是,在台灣還有總統、政府官員是教徒呢!

  【最後再提、跟陰界倒流的陷阱!】

  有讀者問到:信耶穌教有沒有跟陰界倒流的風險?

  當然有。只要意念上認為有神或心存依靠無形,不管是任何宗教,就算是沒入教,自己去專注打坐、禱告、冥想等行為,若恰好身體磁流較弱或心靈空虛脆弱(渴求依靠)時,陰界邪靈就有機會給予人類一點「神蹟感應」,人類就會以為有『神』、『靈』在身邊幫助自己,而無意間被陰界邪靈利用—跟陰界倒流的悲慘隨之而來。

  所以、真正要能『避邪』,就是認知人生真相,思想觀念正確,心靈自然強健,此生必能活得健康又有意義!

  ※另順帶一提、關於『世界末日』的流言,在此鄭重聲明:人類居住的大地,絕對不可能再發生全球性的毀滅災難,﹝陰府﹞執行天地五界的靈根循環運作,絕不會讓人類出生在此,又給予全面性的毀滅—之前三次世界末日的災異,是為了規劃五大地形、十二地氣國家的地皮板塊;如今地形已定位,絕對不會再出現第四次世界末日。

  不過、﹝陰府﹞的運作法,會針對『好吃懶做、沉迷宗教信仰、靠著自區產生的天然物生存而不想進展』的區域,給予各種重大天災的懲罰,這也是目前各國頻傳天災的原因之一。(詳閱《人生字典》。)

  因此、坊間訛傳的世界末日預言之說,大部分是「各類宗教」藉以炒作,恫嚇人心去依靠其宗教的惡劣手段;如果讀者仍執迷於宗教信仰,不願探討﹝陰府﹞公諸於世的人生真相,未來遭受區域性的災情,指日可待!

化零為整的團結時刻到了……

  ■登報之後,雖然在部落格爬文的人數很多,卻沒有見到社會上有醒悟的反應—宗教活動更活躍,媒體把怪力亂神當提高收視率的法寶,爭相製作靈異聳動、玄奇詭異的節目,新聞也把宗教當成文化在宣揚,各縣市政府還紛紛以境內的廟宇宮寺為發展經濟的噱頭,更糟的是—國家還將邪靈巢穴當成國家文化資產在推廣、維護!

  陰界邪靈(瞎掰鬼),擺明在跟陰府作對—陰府公諸世人真相,邪靈(神明)加強迷惑愚痴者入陷阱。邪靈瞎掰鬼囂張地在執行處外叫罵挑釁:「沒有人會相信陰府的書啦!你看我們隨隨便便顯個靈,連大學教授都對我們神明深信不疑、跪地求拜—元老,不必寫啦!沒事自討苦吃幹麼?」這種情形,在我的住處周圍時時出現,我早已司空見慣,瞎掰鬼想打擊我們執行書冊的志氣,總是去壓制有跟陰界倒流的人類,讓人看不下書;企圖讓書冊乏人問津,看張國松會不會心灰意冷而放棄。

  小草由書友(潘籽椿)提議欲辦一個推廣書冊的協會,想到一年前曾查閱過的組成全國性社團的可行性,當時屈指一數,有把握可支持加入的書友確實是太少,所以並沒有付諸行動;如今書冊整修後,看懂書的人大增,她估計絕對有把握超過申請門檻,便詢問我是否可行?

  本來陰府就要在民間把這些書冊扎根,一年前才會要我考慮組成團體的可行性;現在認知真相的人既然足夠可向政府申請組織人民團體,當然是化零為整的團結時刻到了!

  小草很快地研究了「人民團體法」、向各縣市書友傳遞了組織協會的訊息,並決定向內政部申請組織全國性的社團;當日便將協會的名稱、宗旨、任務擬定,開始著手依程序向內政部申請。初次加入發起人簽署的智慧者,就有五十一位,且欲罷不能;由於全國性社團的發起人簽署,必須分布有七個縣市以上(我們已超過),若再等各地書友寄來身分證影本和發起人簽署的表格,時間會愈拖愈久;為了時效,不得不請有意加入簽署的書友暫時截止,等內政部的核准籌備公文下來,再加入會員。

  此項組織社團的行動,是陰府在民間扎下留傳人生真相的具體行動,人都會死,張國松也不例外,有了組織存留在民間,即使張國松回陰府交差後,惟有靠組織的力量,才能延續推廣書冊的運作,讓真相代代流傳到人類子孫。(也因此,我們必須快、狠、準的進行,在陰界邪靈出招干擾前儘速完成。)

  籌組協會的進行中,我不能守株待兔地等書冊慢慢發酵。眼見社會一面倒向邪靈文化的趨勢,要讓被邪靈吸到智慧受損的大眾,主動研讀陰府的書冊,機率是日漸渺茫。連總統也去替邪靈(媽祖)抬轎、台中市長胡志強竟去皈依邪靈,我氣得差點沒罵三字經!當政府公然把宗教捧上檯面宣揚時,代表經濟衰退、人民病殘、天災處分接踵而來的時期即將屆臨。我們多次呈送民意信件給總統,卻無法獲得總統的正視。

  於是,我們又陸續出版了寺廟宮壇的驚人內幕、宇宙萬物大輪迴法、避邪!全民自救等,這三種淺顯易懂的牛皮紙小冊,也是大量投信箱推廣……

  (還有一本集結七位讀者親身經歷的真人實事分享—真相,為公開在網路閱覽的入門小冊。)

  就在內政部發文核准籌備「中華民國人類真相推廣協會」之後,也順利召開了「發起人暨第一次籌備會議」,小草病了。

  在開會的前一週,我便叫她去看醫生,並排定了會議後的隔天,就住院手術。這是她生小孩以來,子宮存留的病變(子宮肌瘤),身處跟陰界倒流的李家十三年,難免會有後遺症。

  一直到住院抽血檢驗,她才知道,為何兩年多來,我總是強迫逼她吃東西—因為我知道她身體有問題;但、是死不了人的毛病,在書冊任務還沒告一段落完成前,若是半途而廢,可就前功盡棄了;所以我用飲食支撐著她,讓她把今世的任務先完成一個階段,再去整修軀體。

  (血紅素只有四的她,讓醫生很質疑:怎麼可能沒有昏倒過?)

  手術完後第十五天,我便叫她從基隆回來,一面照料、調養她,一面並肩繼續作戰,寫出了挑戰人生上、下集,以及人生大挑戰。

  這是陰府要求我,將受歡迎的《人生的考場》重新整修,把有關靈異的部分拿掉,以免智慧不夠的長輩認為是邪書,阻止年輕人閱讀;也將一般人不愛看的『註解』刪除,以免智慧不夠理解『註解』,卻因『註解』看不懂而放棄閱讀全書。此外,分成上、下集兩集,才不致於太大太厚,嚇走懶得看書的人。

  小草在住院時搜集了幾本口袋書的樣本,特地帶回來備用。此時派上用場了!她建議我這次換紙質、換封面,陰府也順勢採納了這次的改革。

  人生大挑戰,此書是將陰府的執行人類法則,再次系統性統整,加上說明細節,連貫性地把人類「從生到死、死後到生」的循環法則表明。此書一寫完,我恨恨地放下筆說:「這次再看不懂,我也不想再寫了!也沒什麼好寫,人類連基礎的概念都不能理解,寫再多細節也沒人想看!」話才說完,陰府派來的風雲道者就來傳訊了……

  原來已經印刷完成的挑戰人生上集,印製出來的封面效果,可以被大眾接受,但是換湯不換藥的寫法,可能駑鈍的人類還是不愛看;再說人生大挑戰把陰府的執行法則寫得太多了,流出去被宗教拿去亂掰,可能會害人類永遠真假難辨。

  因此,這三本已經完成的書,只印了挑戰人生上集,就被陰府喊停了。

  竟然—又要求我以口袋書的方式、改變書的外衣(挑戰人生的封面)、用《人生的考場》之手法,再來執行一個『連小學生也看得懂』的書冊任務;目的要針對年輕族群,喚醒年輕一代的智慧,把跟陰界倒流的文化攔腰斬斷。長輩執迷想拜神、拜佛就由他們吧!陰府決定挽救年輕的下一代。

  小草把書名訂定為《人鬼之戰》。

  我們再度並肩背水一戰。陰府傳達的真相,六本書就像新鮮、活生生的食材,搬到人類面前,人類還不懂得去烹煮食用,寧願吃著已經吃習慣的垃圾食物(對身體有害);我為了吸引人類正視垃圾食物的危害,把這陰府搬出來的新鮮食材不斷地改變烹調方式,希望讓人類吃下去,知道新鮮食材的美味和營養,別再抱著垃圾食物(宗教思想)不放。

  這回料理手法已經剩最後一招了,再不想吃,就等著去當魚蝦、畜牲吧!

  隨著《人鬼之戰》的出版,第一集、第二集……尤其是第三集和第四集,把神明的底細全部揭開,陰界邪靈編的謊言全都被公諸於世,瞎掰鬼氣得咬牙切齒,威脅我不准把書冊內文公開在網路上。本來人類一生就是智慧的篩選,晉級(第二界)或淘汰(第四界),全由個人決定;《人鬼之戰》系列內文,原本我就不想把全文公開在部落格,讓有智慧的讀者自己去買書研讀;我是考量到得留給宗教一條生存之路,畢竟宗教不能消失—若沒有這些宗教信仰者的愚鈍堅持,未來人類就沒有足夠的魚蝦或畜牲可吃,所以第三界的人類,還是需要有「宗教」這種讓人去當魚蝦、動物的陷阱存在;否則,人人都清醒,知道陰界邪靈的內幕,誰願意去當食物類呢?

  真是貪得無厭的瞎掰鬼!民間明明是人山人海的廟會景象(神明繞境、法會、祈福建醮……),這麼多自願跟邪靈倒流的信眾給祂們騙—竟然還不知足,還敢日夜在門外威脅,說祂們會附身道法人來殺我滅口、要動用蚊蟲攻勢咬死我、要對執行者不利……等等恐嚇之詞,想逼我答應不公開第三集和第四集,以免神明的內幕、廟宇宮壇的手法、乩童的祕密……等陰界邪靈的操作法,全部被人類知情!

  瞎掰鬼藉著男盜女娼的阿順、阿娥來煽風點火—每週六的早晨小草會和孩子碰面一次(三十分鐘的「早餐約會」),阿娥就特地去補習班附近圍堵!被發現和媽媽見面的孫子,當場嚇得魂不守舍,回去當然也少不了苛毒無理的謾罵;渡畜牲者也看不下去,跑來告訴我。我本來就很氣阿順裝監視器對著我的門口,嚇阻小草的孩子來找媽媽,於是我便藉由「監視器」的問題,叫阿順開門講清楚;沒想到瘋子般的阿娥,劈哩啪啦地搶話大罵,竟還往自己臉上貼金—說「阿順的老婆都被我幹去了」……這種不要臉到極點的謊言,大概也只有阿娥這種公娼才說得出口!

  一般人遇到這種無恥、下流的栽贓(尤其對方又是令人作嘔的阿娥),必定勃然大怒想理論一番—但是,我知道這是瞎掰鬼的陰謀!祂想藉著無恥的阿娥惹火我,我若是氣怒之下隨便出個手,祂必定趁機給阿娥或阿順暴斃,那麼張國松就得背上殺人罪入獄,《人鬼之戰》就寫不下去了。我忍住火氣,無言,搖搖頭離開李家。

  瞎掰鬼看計謀不成,就纏在門外挑釁,因為不是現行犯,守衛的渡畜牲者還無法逮捕祂們,只有盡力維護我們的安全。身為出禪者的痛苦,就是好鬼、壞鬼都看得到,如此一大群惡棍守在門外,威脅、恐嚇、挑釁全都來,不生氣也難!為了要趕走瞎掰鬼,我喝酒出禪處理,還拜託了兩位男性朋友,半夜遠道而來幫忙;終於到後來,瞎掰鬼故意開個以為我做不到的條件,說若我能「封街辦桌」,祂們就離開。

  我跑到社子市場的夜市,每個攤販塞一千元,向各攤買食物、借桌椅,當街佔據馬路擺起桌來,在眾人訝異、側目的眼光中,我們還坐下來吃喝幾分鐘,就復歸原位。(曾經有一次,還故意開條件說若我敢只穿內褲去市場買東西,祂們就離開;我照樣脫光上衣、長褲,內褲頭塞了一千元,就去社子市場繞了一圈……只要能讓書冊任務成功,張國松沒有什麼不敢做的。)

  我辦了桌、封了街,邪靈該滾了吧!大部分的瞎掰鬼摸摸鼻子,散場—竟有幾隻不甘心、不走?我只好躺下來出禪,去追殺、抓捕起來,把瞎掰鬼粉碎當土壤!

  為了祂們的威脅,我乾脆把第三集和第四集全文公開在部落格,也鼓勵網友自由下載、轉載。

  想威脅張國松?門都沒有!

  《人鬼之戰》一集又一集的發表、出版,瞎掰鬼急得跳腳!甚至威脅要去賜夢給人類,讓人類不相信張國松—例如:看懂書的女性,祂們就去賜夢給配偶或男友,讓另一半認為在看陰府書冊的女性,必定跟張國松有曖昧,就會排斥、阻止女性看陰府的書。(這一點我也很無奈,偏偏女性智慧高於男性,所以能理解陰府書冊的人,幾乎都是女的;有道法人就到處批評張國松:「整屋子都是女人。」試圖以此抹黑我。我只能說:「誰教你這種男人智慧只能當畜牲?我也很盼望來接觸的書友能多一些男性!」而且,不知是男性自尊作祟嗎?拉不下臉承認老婆比養家活口的自己有智慧。若是男性先接觸陰府的書,必定會全家都認知書冊、和樂融融;但若是女性先接觸,當老公或男友的,十個有九個會大力反對、排斥女性看陰府的書。)

  說到「賜夢」,這是陰界邪靈最常用的招數,雖然是觸犯靈界法規,但是遙距人體一段距離,玩弄人類心靈電磁波而賜夢的手段,渡畜牲者是抓不勝抓,也很難當場逮到現行犯;所以這種無孔不入的陰界邪靈陷阱(夢),人類靠自己有最有效、最無敵的對策,就是—『不管做什麼夢都不必探討、理會,有做夢就代表有睡覺。』如此必能安全避開暗藏的邪靈詭計!

  既然瞎掰鬼敢再威脅我,我就更露骨地把神明的底細寫得更詳細。

  此時期,風雲道者傳送陰府的公函而來,原來之前我所呈報修法的提案已通過—「跟陰界倒流」不再是以戶籍連坐家庭成員。因應陰府已將人生真相公諸於世,陰府的執行法則修訂:跟陰界倒流以個人行為承擔,誰去拜、誰請神像回來、誰去安太歲……通通以『去倒流的那個人為自願倒流者』,家人或同戶籍的人,若懂得『拒絕跟陰界倒流』,就不列入自願倒流者,陰界邪靈若去觸碰,即可以觸犯靈界法規法辦。

  例如:長輩幫子女去安太歲,若子女不知真相,太歲安了以後,心裡不知抗拒,視同跟陰界倒流;已知道真相的人,即使長輩幫自己去安太歲、點光明燈、報名法會等跟陰界倒流的行為,只要清楚了解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,打從心裡拒絕跟陰界倒流,不承認那些代辦的倒流行為,自然邪靈就沒權利觸碰。

  我們在陰界邪靈的威脅之下,日夜不休地拼命工作,書冊一一完成付梓;眼看《人鬼之戰》喚醒了很多年輕人,這條陰府執行法的修訂,對年輕一代很重要,為了長輩很難接受「沒有神」的真相,堅持隨習俗拜神,會連累已知真相的下代年輕人,我才申請修訂法則—這也是民間看懂書冊的人,用心用力推廣真相,而產生更多認知者的醒悟;知道人生真相的年輕人,了解跟陰界倒流的恐怖、拒絕跟陰界倒流,卻因長輩的愚昧而拖累受害,為家人、也為自己在煩憂,這是不合理的。因此,有這麼多人的力量,才足以讓我有強而有力的理由,要求陰府修改此條法則。(希望更多認知真相者站出來,向別人傳播這些真相,受益的絕對是自己及下代子孫!)

  竟然也有五十歲以上的老人看得懂《人鬼之戰》!因此而清醒!更讓我們非堅持寫下去不可!就算只有一百個人看懂,由這一百個智慧者去影響其他人,未來就有一千個人的清醒;這一千個人再推及上萬人,就會形成一傳十、十傳百的普及……把正確的人生觀形成社會主流意識,正是籌組社團法人組織的目的。內政部終於核發「中華民國人類真相推廣協會」的立案證書,陰府傳播人生真相的團體,終於有了正式的組織!

  隨著《人鬼之戰》喚醒越多人,自願加入協會推廣真相的智慧者越來越多,會員人數迅速成長!我看到了成功的曙光—今世的書冊任務終於有了成功的開端!

  ◎【高山飛泉擊碎石,萬壑雲煙蓋松樹。】這句話是我在執行書冊艱困時期,所寫下勉勵自己不要放棄的詩詞。

  此次的書冊任務,雖然推廣困難,民間人類被宗教誤導千年的思想,堅若磐石,但是推動真相的堅持,必定得如同高山流洩的泉水,經年累月地沖擊大石,終能將大石擊碎。

  松樹若生長在深谷中,再堅挺高拔,一樣能被山嵐雲霧遮蔽,看不見松樹。這是在警惕我自己,今世書冊任務若是我一個人在推行,等到壽終回界,一切真相仍然會被掩埋。因此,成立一個合法的全國性組織團體,持續執行推廣真相的工作,才能讓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,永遠代代傳承。

  許多讀者閱讀這些書籍,只看了一遍,就提出一堆問題和想不通的盲點。

  陰府的書冊,絕對不是看個一、兩遍就足夠的民間書籍。這是兩千多年來,終於成功將人生真相傳達給人類的書冊,絕對值得你讀一輩子;這些書是活的,每看一次都會有新的領悟,也代表讀者的智慧在結晶成長,自然原本持疑的地方和盲點都會一一打通!

  宗教的經書,全是亂猜的幻想,人類卻捧著研讀,早晚誦、日日念,把人類的智慧萎縮成魚蝦的程度,還自以為是追求平靜的良方。

  真相很殘酷:修佛修道不會到極樂世界,也沒有佛祖接引這類幻想會成真;執迷宗教信仰的人,死後絕對能印證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—去投胎魚蝦、畜牲動物。

  奉勸世人:只要把陰府的書冊多閱讀、多領悟,知道出生當人類【生從哪裡來】、【死往哪裡去】、【中間活著的時期要做什麼事】—自然就對人生沒有迷惘、疑惑,心靈就會穩定,你會發現:民間第三界才是真正的天堂!

  ※謹此將我執行書冊任務的點滴心情,寫下一首歌。這是我對民間人類的期待,期待有智慧的人類,成為推廣人生真相的知己!這首歌,也將作為【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人類真相推廣協會】的會歌,每位理解陰府書冊的會員,對親朋好友的心情寫照,正是如此……

 

 

來遲的知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詞/曲:張國松

你是我沙漠一點水,我是你冰山一把火,

手牽手,走呀走,天涯海角多暖和……

你使我瀟灑演出,明知道不敢接觸你的來遲路,

為什麼好像你有磁力,總叫我日出日落,

盼望著你,盼望著你……

明知道,不可能擁有你,偏偏心窩時常惦記你,

你使我未來,無法把你忘記,

我盼望你,盼望著,能夠成為,我的知心知己。

 

附記:

以下為讀者提出的問題,在此解答:

(一)依照陰府的執行法看來,宗教人士都會去投胎魚蝦,那應該人會越來越少、漁產和動物越來越多;可是現在是漁獲大減、全球人口也沒減少呀?

答:

這是讀者對書冊內容的邏輯統整性不夠,單就片面單元、說詞而推論,才會有此疑問。讀者若要智慧結晶成長,遇到疑點時,應從陰府的書冊,全部仔細去找出認為矛盾處之解答,這樣智慧必能大增。(若心態不相信陰府,純粹站在反駁的立場瀏覽書冊,不如不要看,免得死後會難過—曾接觸真相卻錯過。)
◎首先重申,宗教和人類以為的「神」、接觸的「靈」,全部都是從水界上岸該投胎陸地動物而不去投胎的逃靈(邪靈)。這麼多該投胎動物的逃靈(邪靈),都躲在寺廟宮壇、佛堂道場、教堂教會、以及家庭所拜的神像等邪靈巢穴—誰去投胎動物?所以,動物的數量會減少。

◎再談人類信仰宗教、跟陰界倒流的下場:人的基本壽命是六十歲。所以要到死亡去循環魚蝦、動物的週期是很長。早期信仰宗教的人數比現在少,以如今宗教猖獗的現狀,我們未來絕對不愁沒魚蝦可吃。通常有信仰宗教的人,若幸運沒被邪靈纏上(因此有人自稱拜一輩子也沒生病),死後也得因「祖先不詳的罪名」,投胎印度或非洲地形;所以第五地形的人口持續暴增,再怎麼貧窮飢荒,也生一大堆。反而先進國家的出生率越來越低,因為人類多數被宗教信仰所害,而往第五地形人種循環。

◎有跟陰界倒流及傳教行為的人,死後是投胎食物鏈最低層的小魚、小蝦,尤其是被抓交替而死的人越來越多,有的是智慧靈根被黑灰氣體團吃掉,靈魂就不存在五界中循環了;開宮壇寺廟的人這麼多,也是跟各類宗教教主一樣,都是被磨漿投胎細菌的下場;因此現在漁產減少也正常—還沒循環到變大魚、大蝦呀!

◎由前述可見,宗教越興盛,五界循環的物種就會失衡;陰府將真相公諸於世,萬物之主—人類,必須扭轉失衡的現狀。

 

(二)民間的醫生,竟然是曾經為情自殺的靈魂投胎的!有沒有可能有例外?因為想把書冊分享給家族親友,可是親友中有二十幾個當醫生的,耽心會引起醫生親友的反彈。

答:

即使是高智慧者,也常難逃情關的考驗;會被關入樹木的靈魂,就是此類。能夠在樹木裡修考千百年,再出來循環到當人,這種智慧靈根可是經過千錘百鍊的考驗,才有資格擔任整修人體的天職(醫生)。

今世只要善盡醫德,把整修人類軀體的工作做好,死後就能直接上第二界,也可說醫生是風雲道者的候選人。然而,經常接觸生與死的職業特性,醫生也容易走入宗教探討生命,有信仰宗教(跟陰界倒流)的醫生,以及沒有醫德的醫生,搞不好死後得投胎畜牲、魚蝦呢!

醫師的天職是無法逃避的,自然渡畜牲者就會引導其走向當醫生的路。這是陰府的定例,無法為附和民間觀感而改。

總而言之,身為醫生就要善盡自己的專業職責,此為非常人可取代的職業,做好醫生的職責,就是醫生的修行。

 

(三)如何判定一個人的磁場好壞?磁流的強弱可以改善嗎?受損的智慧靈根可以修復嗎?

答:

人的磁場表現,可由下列四點來判斷:

一、心靈定力:不會被人牽著鼻子走,不會有人云亦云的習性。

二、自覺反應:有警覺性,覺得不對勁的事情,會稍微停頓,思考是非。

三、思維選擇:好壞會仔細分辨,不會隨人擺佈(如聽信算命、神佛指示)。

四、邏輯能力:會思考事情的來龍去脈,合乎邏輯與否;對於不合邏輯的事物,自己能判斷可信與否。

◎磁流的強弱當然是可以修正的,分為「精神和物質」兩方面來說:

(一)、精神:人類對人生真相的理解愈清晰,對人生所見亂象及騙局自然一目瞭然,就不會胡思亂想,也不會隨人擺佈;神經不打結,磁場就會強。陰府的書冊,每一次的閱讀,都會給人類更深一層的領悟,智慧和磁流就能增長。

(二)、物質:均衡地吃營養的食物,宇宙創造食物類給人類食用,必定有其功用;吃和睡是補充磁流的基本方式。若偏執吃某種食物(吃素者),必定磁流冷弱。

◎靈魂投胎人類軀體時是兩公分長度,人類終其一生正確修行,才能成長到三公分,回界修考風雲道者職位;由此可知智慧靈根是會成長的。曾經被邪靈吸得已受損的智慧靈根,當然也可以修復成長,但絕非一朝一夕可立刻修復的事,必須耐心、堅定地,以正確的人生觀去面對人生;邪靈的陷阱與干擾必定永遠存在,惟有透澈了解人生真相,才能一一克服。

※﹝陰府﹞的書冊絕對受用。請多看書—總比看電視好。

 

  註:《人生大挑戰》是將口袋書人鬼之戰第一集至第九集合而為一的精裝版,適合珍藏流傳子孫,當作傳家智慧寶典。(本書書名沿用原完成的人生大挑戰一書,乃因陰府執行人類的法則細節,其實均已溶入此書劇情中,有能力將全部書冊融會貫通者,自能體悟。)

  陰府公諸世人的人生真相,在歷經十八年的一再重修、出版,終於完成全套書籍,來龍去脈條條可通,絕無死角無解之處。有心讀者刻意反駁說:「陰府,只有張國松一個人去過而已,也是無法查證!」這一點,本人不苟同—其實,人人都可以印證陰府的存在,只是早晚而已;不相信的讀者可以自行尋死提早去查證,保證死後的每個人都能印證!

 

宣傳

你為什麼會出生當人類?

當人為何要天天辛苦工作?

生命是從哪裡來?生命的意義?

人死了以後往哪裡去?

真正的修行是什麼?

靈魂真的存在嗎?

陰鬼真的存在嗎?

人類見到的靈異現象是真的嗎?

為什麼會有天災?

真的有嗎?

真的有飛碟和外星人嗎?

要如何讓自己變成好命?

為什麼你出生在台灣當人?

為何你不是出生在非洲當難民?

 

  • 2
加入黑名单
回帖
举报 |
展开

http://www.life-dict.org.tw/node/77

回帖
展开

blush

回帖
展开
你需要登录后才能发帖
您即将打赏给 {{ username }}

可用余额: {{balance}}

≈ $ {{usdtAmount.toFixed(2)}} (打赏手续费为打赏金额的 10.0%)

创建收藏夹

添加收藏 你可以创建多个收藏夹,将帖子分类收藏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
{{ favoriteBag.title }} {{ favoriteBag.favorites_count }}帖子

{{ text }} OK
fa-bars fa-arrow-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