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美国:穷人的孩子在减负 富人的孩子在苦读

来源 | 腰线

  我人生价值观出现动摇的时刻,总是出现在辅导孩子作业的时候。

  一个题讲到第五遍的时候,我颓然地把书一合,跟我老公说:

  “你说,现在推娃不就是为了让她以后过得轻松点吗?

  不如我们把这个宝贵时间拿去挣很多钱。

  然后给娃存一笔信托基金,一辈子不用工作也能活下去。大家都很快乐呀。”

  我老公用看傻叉一样的眼神看着我:

  “全球500强的总裁也没你这个气魄吧,美国越有钱的家庭,越是重视孩子教育啊!”

  在减负的问题上,文化差异巨大的中美两国,这点上倒是很有默契。

  美国也提倡全民减负,而且落实得非常好。

  学校两点半就放学,可到三年级还没有课后作业,偶尔拿半张蓝色的作业纸回来,上面只有一道题,而她每次都扔到一边。

  我问她为什么不做作业?

  她理直气壮地说:老师跟我们说了,她只是“希望”我们做,但这是我们的“个人选择”,不做也没问题的。

  也只有小学生才听不懂美国式的虚伪语气吧!

  我问,全班有几个小朋友每次都做呀?

  她想了想:3、4个吧!

  嗯,管中窥豹,这比例特别符合美国的社会分层了——

  培养出大部分连3乘5都需要计算器的普通群众,再培养一小撮引领人类飞升的科学精英。

  在这种减负的气氛之下,“反智风”流行,影视剧脱口秀里对学习好的nerd不无嘲讽。

  体育达人比学霸更受人尊重,会打扮交际的女孩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对象。

  别看孩子才小学,学校里已经有这样的风气,几个挑染了头发,懂得化妆美甲的小姑娘迅速在人群中识别出了对方。

  她们最喜欢的事,就是聚在一起八卦调笑别人,尤其是对同年级的学神安娜,颇有不满。

  按这个快乐的轨迹走下去,等这批玩咖长大了,还会获得同等分量的快乐吗?

  不见得。

  我和其中一个女孩的妈妈认识,她一头耀眼的金发,身材玲珑,五官精致,看上去就像美剧里在校园里呼风唤雨的拉拉队长的样子。

  她17岁就生了女儿,如今是个单身母亲,三个孩子,一个男友,没有工作,靠孩子爸爸们的赡养费生活。

  虽然她才20多岁,依然年轻漂亮,有大把时间躺在公寓的泳池边,把皮肤晒成漂亮的Tan 色,但哪个家长,会真心希望自己的孩子,长大后过着这样的人生?

  上次看一个刚来美国才几个月的中国女老师,写了个快乐教育的文章,提到她的孩子上六年级,每天回家干得最多的事就是打电脑游戏,轻松得不得了。

 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人生要Have Fun,光努力学习一点都不酷。

  恕我的心情复杂程度,只能用表情包来展现:

  您是不是对快乐教育有什么误解?

  每天窝在家打电脑游戏的,不叫酷,应该叫“网瘾少年”……

  在任何国家,越有钱的家庭越努力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BBC拍了一个纪录片《交换学校:阶级划分》,将公立学校的孩子和私立学校的孩子进行交换体验。

  私立学校在招生的时候,不是有钱就欢迎,父母不仅要出得起昂贵的学费,绝大多数孩子的成绩还必须是A。

  他们学习非常刻苦,每天6点半起床,5点放学,放学后还有填得满满的习题和课外活动。

  而公立学校的孩子们,8点起床,3点放学,放学后睡觉,可以一直打电脑游戏到吃晚餐。

  长期这样减负的结果是,私立学校的孩子,平均阅读水平是18岁,而公立学校,平均只有7岁。

  你们觉得这两种不同模式下长大的孩子,哪个更容易快乐?

  在美国也是一样,富人阶级的孩子,每年花5-7万美金上私立学校,接受严苛的教育,不仅有advanced课程、荣誉课程、还有可以抵大学学分的AP课程,牛校还有传统对口的藤校。

  我一个朋友,花重金把她的孩子送入了新英格兰一个山里的私立寄宿高中,同学几乎都是白人,全都很拼,两节课之间几乎都是抱着书冲刺到下一个教室。

  8-10点一样有晚自习,下了晚自习还要写essay、paper、group project到凌晨,考试前熬大夜也是常事。

  和国内高中不同的地方,那就是没有一考定终身,而是每次作业、测验、报告,都会决定你的GPA。

  孩子们也不能只追求成绩,还要挤压更多时间出来,去做社会活动、参加社团,发展特长。

  如果你有幸投胎到了富人家庭,但是天生智商余额不足,就是成绩不行,怎么办?

  天无绝人之路。

  刚刚爆出的美国顶尖大学招生舞弊案中,金融界高管、律师精英、好莱坞明星的孩子,通过塞钱的方式,也硬生生地舔出一条血路,把孩子们送入了一流名校。

  哈佛大学新生里46%来自超级富豪家庭,斯坦福大学免交学费的贫穷家庭收入线是12.5万美金,要知道在美国,家庭收入7万以上,你就是标准中产了。

  如果不是这次被爆出,鬼知道之前有多少富豪的后代,是用这种方式进的名校。

  如果你不幸投胎到了穷人阶级,尤其是黑墨绿弱势族裔,那么也恭喜自带Buff了。

  你的后代可以比白人和亚裔低300-450分录取进入一样的好大学,这叫族裔配额,为了追求结果公平。

  继续深造,找工作的时候,都是一路放水绿灯,所以美国人虽然口里爱着有色人种,在选导师、律师、医生的关键时候,都不太愿意交给他们,因为知道他们入行的门槛,天然地低一些。

  一头一尾,各得其所。

  美国鼓吹减负,鼓吹反智,压缩的,只是中产阶级后代的生存空间。

  所以你问我,美国中产为什么这么拼教育?

  因为他们的机会越来越稀薄了。

  中国教育的现状,也有点类似。

  这次记者会上,教育部长的发言十分风趣:

减负难,减负难,减负再难也要减,

如果今天不减负,明日负担重如山。

孩子不能健康成长,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的,

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,宝宝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啊!

  虽然部长的卖萌引起了全场记者的大笑,但是笑完了还是有几分心酸。

  从古至今,我们学习的先贤历史、经典著作中,对勤奋读书都是褒扬态度。

  从“凿壁偷光”到“囊萤映雪”,从“头悬梁,锥刺股”到“学海无涯苦作舟”,

  学习从来就是一个必须吃苦的事情,这世上,也绝没有高高兴兴就能摘下的硕果。

  减负的本质,和宝宝高兴不高兴,关系不大。

  有次和朋友们吃饭,一个新加坡的朋友说,他们从小学三四年级就开始按学力、成绩分流,一轮一轮地淘汰,从几岁就决定了你是接受高等教育还是职业技能培训。

  我感叹说,我们分流是18岁那年的高考。

  一个上海的朋友纠正我,其实分流从初中就开始了,现在上海中考能升上普高的,平均也就50-60%吧,其他人都得去中职或者3+4了。

  我不敢相信现在的竞争这么激烈,又去问武汉的同学,她说:

  没错,如今中职升学率不能低于43.8%,普高不得突破56.2%。

  部长说的另一段话令人唏嘘:家长要对孩子有个合理的预期。

  高校连年扩招之后,大学生就业难已经不是新闻,而技术工人紧缺,工资也节节攀高。

  人才供应和市场需求出现了倒挂,急需把一部分学生,分流到技工岗位,满足社会运转需求。

  有钱的家长,可以让孩子一路私立学校,然后出国读高中大学,不挤这根独木桥;

  穷人的孩子,有了国家对农村学子扶助的“筑梦计划”、“自强计划”,寒门子弟只要考出了一本的分数线,就可以上北大这种top名校,实现人生的弯道超车。

  减负,到底剪掉了什么,不言而喻。

  这个历史性难题,到最后,变成了一个人生观的问题:

  你能不能接受一个平凡的孩子?

  你能不能接受孩子的阶级下滑?

  你是希望孩子先甜后苦,还是先苦后甜?

  • 2
加入黑名单
回帖
举报 |
展开

Итересная информация

回帖
展开

苦读

回帖
展开
你需要登录后才能发帖
您即将打赏给 {{ username }}

可用余额: {{balance}}

≈ $ {{usdtAmount.toFixed(2)}} (打赏手续费为打赏金额的 10.0%)

创建收藏夹

添加收藏 你可以创建多个收藏夹,将帖子分类收藏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
{{ favoriteBag.title }} {{ favoriteBag.favorites_count }}帖子

{{ text }} OK
fa-bars fa-arrow-up